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娱乐|时尚|财经|军事|体育|青年之声|高校|旅游|发现|视频|游戏|汽车|青春励志
从李丽云到马茸茸,惟愿制度终结生命悲剧

发稿时间:2017-09-07 09:12: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10年前的李丽云,10年后的马茸茸。她们,都死在怀孕生产签字选择这件事上。 

  这越来越像谜一般的罗生门——9月6日凌晨,陕西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针对产妇坠楼事件第二次发布声明,重申主管医生曾多次向产妇、家属说明情况,建议行剖宫产终止妊娠,产妇及家属均明确拒绝,坚决要求以催产素诱发宫缩经阴道分娩,并在《产妇知情同意书》上签字确认顺产要求。在今天的声明中,院方还公布监控录像截图,称产妇两次下跪请求家属同意剖腹产。对此,死者丈夫延壮壮并不认可。延壮壮告诉记者,“不是下跪,她是疼得受不了,人往下瘫软,我扶都扶不住。” 延壮壮还出示了他与妻子的聊天记录,说没有感觉到妻子有情绪异常。 

  真相在一尸两命的悲剧中雨打风吹去,正义在七零八落的碎片中各说各的理。 

  是下跪还是下蹲?是冷酷拒绝还是同意诉求?是冤似窦娥还是砌词狡辩?……说实话,反转来反转去,围观者也比较懵。相信司法介入后总有水落石出,不过,我们在关注罹难者权益的同时,更关切那些可能要人命的制度及制度执行者。这种发酵起来的不安情绪,是最真切的舆论表情。 

  马茸茸事件为公众科普了一个常识:孕妇生产的疼痛,不是所谓“忍一忍就过去了”。有人称之为“连绵不绝一望无际的痛,触景生情辗转反侧的痛,全神贯注无暇他顾的痛”。而知名产科专家、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前院长、中华医学会围产医学分会前任主任委员段涛表示,“部分孕妇在生育过程中承受着最高级别的疼痛”。子非鱼,焉知每个人的疼痛感知力与忍耐度?正因如此,准妈妈们的惶惑更多:身体处置权、手术签字权一旦旁落,疼痛一旦超越自身承受范围,生命岂非成了别人揉捏的橡皮泥? 

  早在2007年,孕妇李丽云因感冒在“丈夫”(事后查明为同居男友)肖志军陪同下去北京朝阳医院就诊,当时院方建议做剖宫产手术,肖志军一再拒绝签字,导致手术一直没有进行,最终孕妇死亡。当年,李丽云事件就引发了全社会对“手术必须家属签名”制度的全面反思。此后的《侵权责任法》明确规定:“因抢救生命垂危的患者等紧急情况,不能取得患者或者其近亲属意见的,经医疗机构负责人或者授权的负责人批准,可以立即实施相应的医疗措施。” 

  论说起来,即便揆诸历史,有些共识也是没有疑问的:比如患者与家属的权利各自在什么边界上,比如签字制度执行起来究竟该秉持怎样的“度”……法理来说,《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病例书写基本规范》等明确规定,对自己身体有处分权的只能是患者,而非家属。所谓签字的制度,不过是辅之以满足家属的知情同意权罢了。有了《侵权责任法》,别说患者不能签字,就是家属脑子进水,医疗机构一样可以遵循救治原则放弃签字流程、履行“生命至上”的承诺与操守。李丽云事件时隔久远,但,马茸茸事件起码说明一个叫人愤懑的现实:一些基层医疗机构及医护人员,对签字制度的理解仍停留在远古时代,偏执而狂妄、僵化而保守,不仅将之视为撇清责任的“大杀器”,简直将之奉为自我保护的“原教旨”。 

  当然,真相未明之前,一切归因都可能陷于诛心之论。不过,李丽云事件带来的进步,果真兑现为十年后医疗救治中的明规则了吗?我们固然要宽容医疗机构为紧急救治的“犯险”、要信任医护人员的专业判断,但,捍卫患者生命权之底线、捍卫患者选择权之基本,医疗机构真的有所作为且毫不心虚了吗? 

  如果制度能救人,那就架设更明确的制度,保障手术患者的基本权益吧。至于李丽云事件后的制度利好究竟落实了多少,马茸茸事件倒像是一面清澈的镜子。更大的反思,也许还在于女性权益的孱弱。《甄嬛传》里“自保还是保胎儿”等悲怆,于千百年来仍循环在民间上演,表象为医学命题,背后却是实打实的社会伦理命题。跃然而下的无力感,或是对疼痛的绝望,或是对权益的生无可恋。可是,谁知道呢?(中国青年网特约评论员 邓海建) 

责任编辑:武亚姮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返回首页>>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