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娱乐|时尚|财经|军事|体育|青年之声|高校|旅游|发现|视频|游戏|汽车|青春励志
出行市场的互联网化已不可逆转

发稿时间:2017-01-24 08:15: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最近,“打车难、打车贵”又成为北京、上海等地热议的话题,只是这次的主角从出租车换成了网约车。但把板子完全拍在网约车平台身上,真的就那么在理吗?

  很多人吐槽称,在早晚高峰甚至非高峰时段,通过滴滴等网约车平台打车已变得非常困难,要增加叫车成功的概率,往往得加价甚至翻倍。看起来,在网约车诞生之前的“打车难”问题似乎又“重新江湖”了?

  “互联网+”带来的新业态,是近年来经济转型升级的最大亮点之一。其中对出行行业的颠覆最为明显。网约车一诞生便受到市民欢迎,成为许多人出行首选,本身即说明这种便捷、快速、性价比高的出行方式是大势所趋。

  然而,之前市民满意度非常高的网约车,却成了今日市民最大的“槽点”,这又是为什么?上周六,一篇吐槽上海打车难的《致滴滴,一个让我出行变得不美好的互联网平台》更是引爆了很多人近期因打不到车、加价打车而积攒的情绪。以便捷、快速、沟通成本低等优势为代表的分享经济,在鸡年年关将至的时候受到了严峻挑战。

  打车难而贵,市民下意识的就将矛头指向网约车平台,这并不令人奇怪。但稍微对这个现象有一些思考的市民,想必也能想明白,出现今日的“打车难”问题重现的困局是多方面因素综合的结果。“滴滴一下,马上加价”,虽然是市民调侃网约车平台的戏谑之语,却成了网约车平台不可承受之重。

  网约车诞生至今已经有四五年历史了。大家可以回忆下,在去年、前年的春节时,似乎并没有关于网约车打车难、打车贵的问题出现。那么,为什么到了今年春节,滴滴还是那个滴滴,出租车也还是原来的出租车,而网约车却成了打车难、打车贵的责难对象?

  以滴滴平台为例,其官方给出的解释是,到了年关在线司机下降了25%(尤其是上海、北京等地下降比例更大),但出行订单数量同期上涨了3成。供求差距严重拉大。但这种司机数量大量减少,除了因为外地司机春节返乡,还有其他原因吗?应该说,之前上海等地出台的网约车新规才是症结所在。

  部分城市对车辆规格、牌照和司机户籍进行了严苛的规定,这足足可以砍掉绝大多数网约车司机。以上海为例,滴滴方面公开的数据显示,上海已激活的41万余司机中,仅有不到一万名司机具有上海户籍。且上海网约车细则没有给平台过渡期,新政出台后是立刻要求不合规的司机“下岗”。这意味着之前支撑起网约车优势基础的大多专车退出了市场。

  本来市场才是调配资源的最佳手段,但行政手段强行干涉了网约车的供给,这才导致今日的网约车逆互联网的便利分享性而行。

  去年全国两会上李克强总理说,一是提升传统汽车服务水平,更好满足人民群众出行需求,二是鼓励网约车新业态的创新和规范发展。网约车作为分享经济的重大创新,极大便利了市民生活,减少了市民出行成本,增强了城市活力。而如今网约车遭遇“打车难”“打车贵”的谴责,严重逆互联网的分享性而行,这一现实实在让人痛心。

  网约车平台当然有自身运营规则等问题,但背后的政府相关政策更要反思。我们要扪心自问,网约车新政制定时,有没有充分尊重其互联网化的开放性、分享性要求,有没有想充分灵活发挥市场对资源的主导性配置作用,有没有把公共政策制定的出发点放在“以最具性价比的方式便捷市民出行”,而不是出于城市规模考虑简单粗暴地用行政手段限制人口流入。

  网约车是新业态,是分享经济的典型,出行市场如果要逆互联网化已经是不可容忍的。相关监管部门要从源头反思调整公共政策,才是让网约车重焕生机和活力的釜底之策。(程振伟)

责任编辑:杨丽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返回首页>>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