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该为超载的教育减减压了

发稿时间:2017-11-17 13:04: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若非淋漓的鲜血和锋利的水果刀,说实话,大概看客们都快要对频发的弑师案见怪不怪了。

  2017年11月12日,湖南省益阳沅江市第三中学16岁的高三学生罗某杰,在办公室将自己的班主任刺死。没有人想象得到,一个成绩优异的学生,会如此对待关爱和器重自己的老师。目前,已经被警方控制的小罗情绪已经完全冷静。他说,“觉得老师太严厉了。自己既为出校时间被挤占感到憋屈,更为通知家长的做法感到愤怒,以至于激动,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了。”

  一把刀子,刺死了恩师,亦刺灭了前程。

  这两天,有关此事风起云涌的反思与诘责,虽碍于逝者之讳而含蓄隐晦,却基本表达了一样的追问:第一,说罗某内向孤僻,潜台词就是“迟早犯罪”。估计是《心理罪》这样的网剧看多了,法官还没落槌,不少人私心里的“柯南”就跳出来加戏。农村高压教育下的孩子,试问哪个班级没几个“内向孤僻”的?在没有排除激情犯罪之前,凭什么料定罗某就是因“心理问题”而蓄意加害?

  第二,说班主任施压太过,弄得罗某情绪崩溃而行为失常。这似乎是最懒惰的逻辑:鲍老师家里还有患癌症的妻子不说,自己的女儿还在所任教的班级,这么多年的教育实践,轻重缓急会如此拿捏不当?我们并不想为逝者背书,在欠发达地区的高中把更多穷孩子送到四海八荒的城里去之后,再来原罪基层教育的原始与荒诞,这跟教育领域的数典忘祖有什么两样?是的,可以批评填鸭教育、应试教育,但不能把一个教育的遇害简单归因为一方的施压过重。

  当我们急吼吼给案件中的师生或学校“定罪”的时候,请别忘了:我们中的大多数,亦曾从这种场景中走出;而这次的事件,也只是基层教育图景上的个案。即便没有这一地鲜血,最该慎思的,还是超载的教育命题。

  家长为什么逼孩子?老师为什么逼学生?师生为什么会反目?

  那些深更半夜在小区里失控的“吼妈”,那些光鲜亮丽在媒体上时不时露脸的“虎妈狼爸”,那些不知道起跑线在哪儿却拼命给孩子抢跑的中国式焦虑……和鲍老师的初心,大概都是一样一样的。我们的教育承载了教育使命之外的更多负荷,过紧的琴弦偶尔脆声崩裂,有什么奇怪的呢?

  教育的发展,似乎永远赶不上家长的期待。今年5月,教育部首次以快报形式公布了2016年全国年度教育经费初步统计数据。据公报显示,2016年,全国教育经费总投入为38866亿元,比上年增长7.57%。其中,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为31373亿元,比上年增长7.36%。从“首次突破3万亿元”到十九大提出普及高中教育,客观地说,顶层设计没闲着,财政投入没省着。

  但,你以为“学有优教”就够了吗?不够。教育似乎要囊括一切。它要解决代际固化的隐忧,还要解决中等收入陷阱的烦恼,更要飙升科技革命的吓人指数……它要包罗万象,它要呼风唤雨,它要星移斗转,它要沧海桑田。

  没错,这些年我们一直强调教育之重要,重要到很多人都快要喘不过气来,却忽略或无视了另一个基本的规律:教育是人生的跳板,但教育不是承载一切的万能跳板。人的先赋与后赋差异,总会将生活区隔成不同的层级。真诚点说,教育未必能解决社会公平之上的其他一揽子问题。“18年后的那杯咖啡”,你究竟与谁喝在一处?有时,这真不是教育能回答的问题。

  一国之兴,教育为本。教育的基础功能和澎湃动能,决定了它不能推卸责任。不过,在一个机会均等的世界,人生的全部梦想也不是仅靠教育就能够都实现。明白这个道理,我们才能在追求“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的路上,心态平和一些,步履稳健一些,梦想踏实一些。

  该为超载的中国教育减压了。让“鲍老师们”喘口气,让“罗同学们”缓口气,让千千万万家长舒口气,也许悲剧的种子,才会真正在教育强国的愿景中雨打风吹去。(邓海建)

责任编辑:杨丽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返回首页>>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