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等待观望不止 “奇葩证明”难休

发稿时间:2016-04-01 09:07: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近日,有福州网友发微博称:他和妻子带着两人的结婚证、身份证、户口本,到市公证处准备办理结婚公证。但工作人员表示,为了证明结婚证的真实性,需要其出示婚姻登记时金额9元的发票。对此,网友感到不解:“如何证明我老婆是我老婆?结婚证可能是假的,那发票肯定就是真的?”(3月31日《海峡都市报》)

  议及“奇葩证明”话题,很多人迅即会想起去年5月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发出的感慨:“证明‘你妈是你妈’,这怎么证明呢?简直是天大的笑话!”而将近一年过去,媒体报道揭示的此类“奇葩证明”,似乎依然“该奇则奇”,未见明显式微。人们不禁要问,这种无奈又无语的“奇葩证明”,什么时候才会越来越少?

  的确,当前眼下,在某些办事部门看来,请你证明“我老婆是我老婆”,好像还真的不应当作一件奇怪的事情。比如,福州市公证处的工作人员就告诉记者,之所以不能单单相信一本结婚证,一是如今出国签证手续更趋严格,结婚公证也越来越多,但此前在办理过程中发现了许多假证;二是发票虽不属必需的证明材料,但能形成佐证结婚证真实性的一种可靠证据链。换言之,假如当事人无法及时提供这些证明材料,公证处派人去民政部门查证就得颇费一番周折了。

  说起来,像这种要证明“我老婆是我老婆”的地方,还不止公证部门一家。去年安徽媒体曾披露,合肥刘大爷和袁阿姨两人很多年前结婚,但到近年才补办结婚证。后来,刘大爷因治病所需,让袁阿姨去卖掉一套商铺筹款,却因结婚证是2009年办的,而房产证是2007年的,同样被房产局要求出具此前“是夫妻”的证明。显然,在房产局看来,“奇葩证明”并不奇葩,只有确定袁阿姨是刘大爷的“唯一老婆”,才对该套住房拥有处置权。

  从工作严谨的角度看,尽管要证明“我老婆是我老婆”多有繁琐,但也确实是种值得体谅的不奇要求。然而,不奇之中也有“奇”,这就是,既然李克强总理指出这种不足已过去了这么久,一些单位和部门为何仍是懒得破题、不为所动呢?事实上,现在我们早已明白,对于政府部门来说,想切实解决市民百姓“人在证途”的种种烦恼,若能打破信息孤岛,实现信息共享,简直易如反掌。所以,“奇葩证明”难休,无非缘于等待观望。

  因此,破题“奇葩证明”,无疑也是一项“综合工程”。其一,需要自上而下的一种明确指令;其二,要有同一系统的信息互联;其三,还要最大程度地实现部门之间的网络贯通。比如,现在有些地方出具的未婚或结婚证明,其真正的“证明意义”也很有限,因为我国婚姻登记尚未全国联网,每个民政局开具的证明,只不过是证明了在某个民政局有无登记结婚罢了。

  清楚了证明“我老婆是我老婆”的奇与不奇,我们自然也找到了有效消除“奇葩证明”的那把“钥匙”。至于这把“锁匙”何时能插入“锁孔”,我看就需采取有力措施,要让等待观望者感到着急与汗颜,而使积极破题解难者得到点赞和荣誉。(司马童)

责任编辑:杨丽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返回首页>>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