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金钱美女打造的网红是彻头彻尾的低俗

发稿时间:2017-05-15 13:16: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近日,湖北武汉市一家网红公司召集旗下主播齐聚公司。她们可不是要开会,而是要“发薪水”。和普通公司打钱到卡里不一样的是,该公司老板决定,用一沓一沓的人民币,进行现场发放。有优秀的主播一个月的收入过10万,也有新入行的主播过5万,一些业绩比较差的,只有几千元,刚够买个化妆品。

  在注意力经济时代,网红找到了一条与众不同的价值实现的渠道。网络直播将消费者的需要、认同和情感勾连起来,既是一种经济现象,也是一种文化现象和社会现象。在社会分工专业化、精细化的当下,网络主播作为一个新兴职业并没有“原罪”,那些依靠自己的角色扮演来“发挥作用,实现价值,赢得尊重”的网红,为了吸引和争取粉丝,也付出了智慧和劳动,得到激励和回报无可厚非。

  社会学学者张慧在著作《嫉妒羡慕恨:一个关于财富观的人类学研究》一书中指出,一小部分人不同寻常的财富集聚积累,难免会引发一些人的情绪问题。在一个盛行“浅阅读”的时代里,“现金奖网红”很容易触动一些人的“惯性联想”——网络直播挣钱很容易,人人都争抢着要成为网红。“现金奖网红”的视觉冲击,不可避免会引发心理落差和相对剥夺感,让一些缺乏强大内心世界的观众产生“嫉妒羡慕恨”。

  在市场竞争充分的网络直播领域,大多数主播的日子并没有那么好过;主播们要想得到消费者更多的赞赏,也需要想点子、花心思、费力气。那种迎合一些人“捷径心态”的成功想象,终究难以照进现实。“吃着火锅唱着歌,轻轻松松挣大钱”,网红的日子真的有这么容易?“现金奖网红”让我们看到的只是网络主播中少数的成功者,却忽略和漠视了大多数付出了辛勤劳动、收入却一般的普通的网络主播。

  “现金奖网红”将美女与金钱生硬、赤裸裸地联系在一起,通过炒作的方式向全社会传递出“物化身体价值”的符号信息,是彻头彻尾的低俗。在现代社会,容貌作为一种社会资本的价值在不断提升,一些人便将出众的颜值作为利益变现的筹码,不仅热衷于“靠脸吃饭”,还产生了“干得好不如长得好,学得好不如嫁得好”的价值错乱。“现金奖网红”的背后,隐伏着一些人“交换”“价值”“值与不值”的潜台词。在少数人看来,网络直播为美女提供了一条捷径,能够让她们迅速地完成利益变现,过上体面、光鲜的生活。

  在互联网时代,借助网络迅速发财、出名成为一些人成功的唯一标准,那些辛勤劳动而获得的平凡生活,不仅没有得到足够的价值认同,反而遭遇了文化意义上和社会意义上的贬损乃至污名化,被视为无能者和失败者,承受着心理上的失落感和挫败感。为了吸引他人的目光,“现金奖网红”将原本可以私下打卡的事情弄得人尽皆知,何尝不是一种名利驱动下的炒作?

  在物质主义、消费主义和享乐主义的裹挟下,一些人的欲望号街车不能及时刹车,停在该停的地方。互联网并非法外之地,网络直播也不能任其“野蛮生长”,那种依靠低俗、暴力、炒作等方式来“博眼球”的做法,应该及时戴上“紧箍咒”。毕竟,低俗不是通俗,欲望不代表希望,单纯的感官娱乐并不代表精神快乐,互联网尽管带来了表达与传播的“黄金时代”,却并不意味着可以自说自话、自弹自唱。

  那种“一夜成名”“一夜暴富”的出名梦、发财梦,通常都经不起推敲。市场竞争激烈的网络直播领域,也形成了差异化、等级化的金字塔,站在塔尖上风光无限的网红,只是极少数。花有代代红,青年只有增强自身内在核心竞争力,才能在时代留下自己的印记。

  学会正确认识和发现自己,进行清醒的自我调适,努力寻找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合适的位置,是每一个成年人必不可少的社会化历程。学会在平凡的世界里脚踏实地,努力把自己手中的事情做到最好,一步一个脚印地去实现财富的集聚积累和文化资本、社会资本的再生产,只有遇见更加努力、更加优秀的自己,青年人才会通过自力更生过上自己理想的生活。(杨朝清)

责任编辑:杨丽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返回首页>>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