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女教师求婚”,如果性别对调呢?

发稿时间:2016-06-22 09:17: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6月19日晚上6时30分许,湖南文理学院一女老师穿婚纱向一男生高调、大胆求婚,现场聚集了很多学生。随后文理学院的同学证实了这件事,说两人之前就认识,为了这次求婚准备了很长时间。网上流传的图片,可以看到女老师身穿婚纱,手捧玫瑰,求婚成功后两人还忘情拥吻。(6月21日新文化报)

  世间的事情,就是这么悖谬:比如,女教师求婚男学生,满屏收获的都是“爱与感动”,又是“突破世俗”、又是“勇气可嘉”;但如果性别逆转,假设是男教师西装革履来求婚女同学,哪怕一样“抱得佳人归”,不被舆论喷骂死才怪,小则告你“性骚扰”,大则说你“踩红线”。因为早在2014年,教育部就发布了《关于建立健全高校师德建设长效机制的意见》,并首次针对高校教师,划出被称为“红七条”的师德禁行行为。其中重要的一条是,“不得对学生实施性骚扰或者与学生发生不正当关系”。

  行政部门对师生恋的禁令,历来各有说辞、臧否由人。但从面上来看,美国的哈佛大学也好,中国的武汉科技大学也罢,以校规形式严禁师生恋的也不在少数。尽管不少人对“女教师求婚”秉持了善意的祝福,但,如果天下的单身男教师,都有权利与自由向自己的女学生求婚,恐怕舆论场未必会如此“开放而多元”。道理其实也很简单:师生之间,因为打分、推荐等权力配置,彼此身份是不对等的。如果师生恋是不被禁止的,道德禁忌的洁癖不谈,起码容易带来两个问题:一是职业权力者容易滥用权力,二是学生之间会出现不正当竞争。

  最典型的例子,是2014年6月,厦门大学生“汀洋”在微博上发布了《考古女学生防”兽”必读》,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厦门大学考古系博导吴春明涉嫌诱奸女学生一事引发轩然大波。近年来,在零星的公共事件上,教授与学生之间的暧昧与恋情,几乎都在被曝光的情节中掺杂着不纯的动机、利欲的让渡关系。比如今年5月份,媒体曝“云南一副教授与女生关系暧昧 涉嫌泄考题私改成绩”。基于起码的规则与情感的考量,师生恋想要在信息不对称的校园关系中保持理性与纯粹,几乎是个人道德难以完成的任务。

  公众对“女教师求婚男学生”的宽宥心态,说穿了,不过是另一种性别歧视罢了:既没有把女教师放在“教师”的职业身份上考量,更兼着“女人难得主动”的花边冲淡了对事件性质的审思,结果呢,就是对两人身处的高校校园视而不见、对事件的示范效应视而不见、对底线的规则意识视而不见。在不少人眼里:这就是“女追男”的美好戏码,没有身份、忽略背景,像抠艺术里的两个璧人。可问题是,呼啦啦刷屏的“女教师求婚”,哪里是关起门来的私人事件呢?

  如果公共理性还在,请把“女教师求婚”事件,还原成“教师校园内向学生求婚”来断对错、论是非吧。(邓海建)

责任编辑:李晓伟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返回首页>>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