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悬赏学生跳楼”呼唤强化师德准入机制

发稿时间:2014-09-18 13:59:50 来源: 齐鲁网 中国青年网

  市民张亚雄(化名)的儿子勇勇(化名)12岁,在武汉市某小学读四年级,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调皮鬼。5月底,其班主任老师殷志平(化名)在班上说,今天他发了工资,很高兴,哪个学生要是敢翻到教学楼二楼走廊栏杆外,跳下去,他就当场奖励其50元。勇勇立即表示,他敢跳下去,结果腿被当场摔断。(9月17日武汉晨报)

  学校把责任全部推给涉事老师,企图打“开除了之”的如意算盘,此举既无以通过责任关,也无以绕过法律关。因为学校对学生在校园内的安全负责,这属于道德和法定的双重责任,无论是主观过错还是客观因素,都要为相应的后果承担代价,只是承担的主次不同而已。老师的行为固然属于个人行为,但其受聘于学校而具有公共属性,因其职业的任何一种表现行为造成的后果,都应由学校全部承担,至于学校与聘请者之间如何分担,那是学校自己的事,但不能转嫁给受害者。

  就此事来说,如果仅仅进行法律责任的探讨,其实并无多少实质意义。真正值得反思之处在于,“悬赏怂恿小学生跳楼”这样的荒唐戏码,何以会在校园内发生,其始作俑者还是兼具管理责任的班主任老师。稍懂常识的人都知道,对学生从教学楼二楼往下跳去会有什么后果,作为老师自然是了然于胸。那么,就其行为来说,只能证明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其根本没有将学生安全放在第一位,更没有将自身的责任时刻牢记在心;二是以别人安全为乐,属于一种病态的心理,这已不再是师德出现了问题,可能还出现了心理上的疾患。很难想像,一个心理存在问题的人,最后却成为“传道授业解惑”的老师,其如何承担“灵魂工程师”的使命?像这样的人是如何进入教师队伍中的?

  如果仅仅是个案,或许并不能说明问题。然而类似的现象几乎每天都在见诸媒体,只是表现的形式不同而已,或者体罚,或者猥亵,“教师中的败类”尽管只是极少数人,但其破坏力却不容小视,其直接伤害可能会损及一个人或者一个小集体的一生,而间接的伤害,会让教师的社会形象被抹黑,地位随之下降,以及至被“妖魔化”。早在2008年,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和腾讯教育频道进行了一次在线调查显示,77.4%公众感觉师德在下降。从最近出现的一系列事件来看,教师的职业道德下滑问题的确比想像中还要严重,到了不得不引起重视的地步。

  调查显示,4成受访者吁引入监督完善师德考核细则,为此教育部也出台了一系列的考核机制,其中不乏“一票否决”的制度刚性。然而不得不说的是,时下的制度设计存在很大的不足,一是重惩处轻预防,比如对师德的考核重于对教师的准入把关。二是重实质要件轻程序要求。比如师德的考核偏重于内部化和行政化,而少了学生和家长的参与,甚至出现了“猥亵和体罚者成为师德标兵”的怪事。这些事例都说明,在师德准入和评价的制度设计上,要进行重大的改革和调整。

  “悬赏跳楼剧”呼唤强化师德准入机制,把好源头关应成为最基础的部分。因而在聘用教师时,应当加强对其道德水平的测评与评估,并建立科学的测试体系,以达到对每个教师德行的有效评价,让那些真正爱岗敬业,视职业道德为底线并甘愿奉献,甘当园丁的人到教师队伍中,源头的水清了,整个教师队伍才会变得纯洁。

原标题:堂吉伟德:“悬赏学生跳楼”呼唤强化师德准入机制_观点库_观点中国
责任编辑:褚津笙
返回首页>>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