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

评论

首页 >> 热点 >> 正文

永远的三毛

发稿时间:2019-02-18 15:09:00 作者:渠长根 来源: 中国青年网

  作者:渠长根 浙江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

  有人说,三毛走过万水千山之后最终那个投环系项的动作,不外乎是要获得永恒,从此遗世独立。我说,这么窥探三毛的决绝,未免太过残忍和狭隘。

  永恒,那是必须的,也不分彼此,只要告别滚滚红尘,再无回头。任何人,无论不寿良善、千年蛇妖,也不管最终羽化登仙或者坠入地狱,还不论用什么方式或经历什么样的场景完成诀别。古往今来,千万种“挥手从兹去”,至少都永远留存在了亲朋好友的脑海中。这,便是永恒。

  遗世独立,则未必随着脱离尘世而笃定。有的人,一句话一辈子,一件事一首歌;有的人,虽然活着却早已死去。唯有从此成为一代代生人的无限谈资、无际缅怀的人,唯有毋分大写小写而有位于史方志谱的人,才堪垂青流芳,天地同寿。

  遗世独立,越千万年仍流光溢彩,既可以是孜孜以求的主观行为,也可以是瞬间成就的绝响。想必,我们每个人少年时节,都曾在老师的引导下,自衬过这个血气方刚而且大智大慧的人生问题,后来随着时日的翻来覆去,又多半把它丢弃给了日记本的琐屑或者孩童时代的蒙昧了。但是今年,春节里,在又一次走近三毛的曲折信步漫寻中,在黄桷垭全面复建整治的凌乱端倪里,在涂山湖广场的坝坝茶香余韵里,在山城重庆的蜿蜒悠然的魅惑里,我断断续续也颇有些庄重地,又想了这个问题。

  一句遗千古。在中国,大者如“匈奴未灭何以家为”之霍去病,“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之范仲淹,“还我河山”之岳飞,“我劝天公重抖擞”之龚自珍,“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之夏明翰,“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中去”之雷锋;小者,如子子孙孙挖山不止的愚公,“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的焦仲卿,“病树前头万木春”的刘禹锡,“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柳耆卿,你侬我侬的管道升,“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的李叔同,“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的顾城。他们仅凭一字数言,或者志存高远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而永垂不朽,或者栖身平凡忠贞爱情、衷热生活而永传人间。

  一事垒史籍。雷锋塔下白素贞,以身许国、忍辱负重大美西施,难酬蹈海亦英雄鲁连,“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荆轲,“举世皆醉唯我独醒”忠耿屈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孔明,让梨孔融,立雪杨时,断臂王佐,虎门销烟林则徐,烈火焚身全不怕邱少云,哥德巴赫猜想陈景润,舍己救人英雄王杰,等等。他们生有短长、行有微著,无一例外都在为家国、社会、他人而奋不顾身,早已“音容万春罢,高名千载留。”

  当然,也有一些人颇为滑稽,一笑成烟云,哪里敢亵渎冒犯遗世独立?如专权擅国、“始唱邪谋”之秦桧,曾几何时“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之汪精卫,时下之“老虎苍蝇”,等等一干人流。哼哈一刻、轰然瞬间,早已被粘贴在了耻辱柱。因为,原本他们也就没有顾及能否栉风沐雨醒贞洁立牌坊让“武官下马文官落轿”。

  弱枝生古树,旧石染新流。生生死死、来来往往,天堂地狱间。“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三毛,不是已然站成了这样的一棵树吗?她用决绝淬炼为爱的精灵,继续流浪天涯海角,轻盈在雨季,在梦里花落,在任何一个可以遇见和想见的地方。

责任编辑:王凤标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