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

评论

首页 >> 热点 >> 正文

“过完年我也不走了”折射理性回归

发稿时间:2019-02-08 11:13:00 作者:丁慎毅 来源: 中国青年网

  春节期间,见到朋友们在北上广漂着的孩子,问起他们的情况,几个青年人表示,“过完年我也不走了”,准备留在家乡找一份新的工作。

  近日,经济观察报有一篇文章《再见,北京!过完年我就不来了》,讲了在北京工作的女青年林丹的故事。2008年,为了上大学,她坐K字打头的车,历时8个多小时来到北京,从此在北京漂了10年,今年她坐G字打头的高铁,用了不到3个半小时回到位于山东某二线城市的家乡。经过跟父母的长谈,她准备考个教师资格证,去离家不远处的国际学校当老师,年薪约有30万元。

  林丹只是北漂沪漂广深漂中的一员,而从媒体报道我们发现,像林丹这样过完年不再回去的青年人正在多起来。所以要恭喜他们,是因为这是一种进步,是一种理性的回归。

  相比而言,北上广深这些大城市,有更先进的文化理念,有更多的就业机会,有更好的公共服务,有更简单的人际关系,这都是吸引年轻人的地方。但是,在这些城市,同时也有较大的生活工作压力。在《北京女子图鉴》里张超跟陈可算了笔账,讲在北京的生活成本:在北京的外地人是没有归属感的。如果他们要结婚,就不能一直租房子,而要买套房子。如果张超有了足够的钱,可以在北京首付一套还不错的房子,但是未来的30年,他们俩每个月都要一起背负月供,每天睁开眼想到的就是——债。而日前由国家卫生健康委流动人口服务中心主办的《中国城市流动人口社会融合评估报告》研讨会上的数据显示,我国流动人口收入中有近三分之一用于租房支出,过高的房租收入比成为流动人口在城市融入中的最大负担。原来是买不起房,现在甚至是租不起房。

  而反观一些二线城市,通过近年来不断加大力度的深化改革,从城市理念到就业机会,从公共服务到社会风气,与超大城市的差距正在逐渐缩短,而居住成本却成为优势。数据显示,2018年末,北京全市常住人口比上年末下降0.8%,这是1997年以来的常住人口第二次下降。根据了解,上海此前也经历了常住人口负增长的情况,主要原因是外来常住人口下降明显。这与实施减量发展有很大的关系,也与一些青年人主动离开有关。

  说是个人的进步,是说青年人的观念在转变。几个青年人告诉我说,现在关键是如何利用自己的优势去创造更大的社会价值,而不是如何留在什么地方。相比而言,在北上广深没有优势,但是回到二线城市,原来的磨练和观念,却成了现在的优势。或许可以这样理解,如果说“北上广深容不下肉体,三四线城市容不下灵魂”,那么二线城市至少可以是两者都可以兼容的城市。

  从社会进步来说,互联网、物联网、交通网、政务网的日渐发达,使得更多城市变得越来越便利,而“放管服”的深化改革,公平性和便捷性使得青年人在寻找机会时,不再过度担心人际关系的影响。回到家乡生活压力减轻后,更有利于个人的自我发展,那么还有必要在北上广深僵持着吗?

  或许还有一些三四线城市的现状还不能令青年人满意,但是相信随着这些城市的改革发展,同样会有青年人回到自己的家乡。但实事求是地说,我并不认为青年人一开始就留在家乡就是好事,我们应该鼓励他们去北上广深去漂几年,多经历一些,几年后再回到家乡。我们或许可以把这种做法称为“曲线就业”,但这一定是螺旋式上升。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觉得二三四线城市,真正要追赶的,是大城市先进的文化理念。毕竟,城市的竞争,最后比拼的是文化。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生活的改善,人们自我完善的追求更多地指向了城市文化。(丁慎毅)

责任编辑:王凤标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