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

评论

首页 >> 热点 >> 正文

泉州半日

发稿时间:2019-01-23 09:00:00 作者:渠长根 来源: 中国青年网

  作者:渠长根  浙江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

1.有点儿煽情的半日

  福利人人有,但未必都能享受。狠狠心,抢着年尾,把积欠了三年的疗休养,交给八闽之一温陵泉州的第二次。

  天还没有亮,马上五点钟了,鲤城大酒店的窗外依然黑黢黢的。倒不是日月星辰的问题,而是与人同居一室,不便随意拉开窗帘,私自窥探外面的明暗而已。

  到此刻为止,泉州行止不过14个小时,析出夜昧无知的360分钟,的确不过半日时光。

  半日里,大部分行为,迥别于居家。入住酒店,团餐,会禅,文庙祭拜,优步逛街,打牙祭,理发,兴奋买书,访古探幽,脑热购物,等等。

  半日里,独任游侠,一步步,走出一个大圈,感知一路鲤城优雅,品悟一味闽南文化。从南俊路出发,文庙街、涂门街、中山路、金鱼巷、打锡路、花巷、壕沟墘、许厝埕、新华北路、西街、东街、观东巷、状元街、新府口,一个估计是方形的圆周之后,回到南俊路打尖歇脚的宾馆。下午四点多到晚上十点一刻许,如此玩耍,虽无鞭策,想说不累都骗人。心,的的确确丰盈着。

  精彩处、聚焦时、开心点,以南俊路兴源古厝餐馆的二合一团餐开始,以文庙诚祭大成至圣先师继之,再有金鱼巷海丝银凤汤圆慰牙祭,花巷理发、八闽地方文献书店惊诧,还有西街怀古堂探幽、影剧院左前方路口大钟路灯驻足、状元街“太康肇始”牌坊疑古,最后,以南俊路承天禅寺斜对面橱窗模特诱发的试购棉衣勃勃兴致一下子被家长释放掉打结。

  途中,曾经畅想若有红颜侧伴该有多好,便因此可以傲然卿卿我我的青葱路人;也曾忽生一念,弃了三千烦恼,入了开元大寺不再回头会如何;又曾异想天开留在这闽南,却了那江南,融入清幽该有多么曼妙。走着,看着,想着,偶尔灵魂出窍片刻归本,把一个人的散漫留给一条条街路巷陌,把毫无异乡落寞的悠然沁入心脾,把更多更远更深地领悟泉州的期待交给足下明天,忽然就懂得了三毛的流浪如风,其实是无上的满足。

2.兴源古厝餐馆团餐

  请教了何为“厝”,竟然被导游慷慨地问一赠二:泉州建筑,地面一层叫厝,二层曰居,三层叫楼。所以此家餐馆冠以“古厝”,便因此无师自通地会意:它,已经有些岁月风霜了,如今拿出来,改变功能,不做居室,用于招待四方来客吃饭暖胃。这样对于古厝的类推,有没有伤害到闽南的文化尊严?不知道。

  N年前去主席的故乡,湖南朋友说:十元,土话为一炮台,我立马应声“那五元就是半炮台了”。结果哄笑。那一幕,至今犹新。所以,触类旁通,有的时候也会误人误己的,最好不要率性。

  等到这次晚饭OK,还是记住了“土笋冻”这个泉州名食,尽管没有来得及再问导游它上了CCTV的“舌尖上的中国”与否。古厝一餐,可谓饱矣!

3.文庙

  文庙?记忆最深的,有四处。此地文庙,因为时晚,早已关门,心念念的膜拜只好改成广场闲庭信步了。两边的大榕树,根深叶茂、子祠繁多,事业相当辉煌。最令人不得不驻足的,是左侧榕树下那两通稍显高大的石碑,红字、阴文,颇为古朴,几乎一样的内容。一个人,谦恭着自认大意:文庙院墙内外,不得摆摊设点,不得大声喧哗,不得随意乱扔垃圾,否则无论男女一律严惩不贷!落款分别为泉州府尹和晋江县正,时为嘉庆十五年。恢恢乎,肃然起敬。

  第二当属丹噶尔古城文庙。它不仅是海拔最高的文庙(至少在本人足力所及范围内),还与那个叱诧风云、爱编故事的征西大将军年羹尧关系多多。去年暑假与美女同学同往,从茶卡盐湖回来,专程进前,已是掌灯时分。“上面”的夜临,您知道可不是我们“下面”的五六点钟光景。好在湟源的排灯天下一绝,依然可以照耀着我们端详西部的瑰宝。几个果真还留着鼻涕虫的高原小子拥挤在国家级文保单位石碑边的石头上,张扬地呼唤我“来一张,来一张”给他们拍照,活灵活现了少年不知愁滋味。

  第三,云南腾冲的文庙。某年月日,一行十数人,在祭拜了国殇园之后,都在感慨中走散开去。寸性奇,我们都记住了,抗日英雄,更是名与姓都不一般的军人。我则惯常性地一个人寻觅到了文庙。城郊,几乎村头田边,门楣和各个时期的柱石都颇有些斑驳的文庙,就静静地在那经风历雨。没有高楼,没有浩大的古木参天,却清一色地拥有很多很多更爱恋文庙的通通碑碣。有罕见地站在赑屃背上的,有断而又接地杵在泥土里的,也有字迹模糊着拷问四方文人的,当然也有半身不遂,自然弄不明白另外的半身在何处了的。出文庙,还有一个来凤寺,在那里,第一次见到了和尚度牒,空白着各处的需要填写。当时,真的是忽然浑身一激灵,无厘头地想着,如果填写上我的信息,交给民宗局,批吗?哈哈,哈哈。

  还有开封朱仙镇的文庙。它与关帝庙隔壁,似乎更加的久远厚重,像极了中原大地上的那些文物古迹,毫不吝啬也毫不扭捏地坦承着无与伦比的沧桑优势。

4.金鱼巷

  与中山路交叉口,地面上,摊开有一片流向巷子深处的鱼群雕塑。金色鲤鱼?北方人的鲤鱼习惯而已,其实不清楚究竟是哪种鱼类。

  路的左边,几家略显婀娜的店面都在忙碌着,其中一爿稍大一些的汤圆店,人气更旺。面向路人的厨师和营业员,都不理会行人游客的随时拍照,好像还特别中意似的,每每有些配合,放慢了手里的动作。

  海丝银凤汤圆!真的在“舌尖上的中国”里靓丽了一次。要尝尝吗?依据我的品性,饭后绝不会再加餐的,尤其是夜里。但是,这次竟然没有挡得住诱惑,就这么有些犹豫地OK了9元5个圆圆的汤圆。走出店门,禁不住又自怨自艾了一次:唉,总以为自己定力尚可,意志够坚,不料想还是做了佳肴的叛徒。讲真,只有一个原因吧,一个人的行走!便又无事生非地想到了道德家们的谆谆教诲——共处守口、独处守心,果不其然啊。

5.花巷理发

  花巷,能顾名思义吗?买花卖花荟萃之地,烟花旧地,四季繁花的所在?或许都不是。猜测着,走了进来,还越来越长。不宽,不高,不忙,不亮,是它的夜色。一路走下去,又一个小路口,壕沟墘,更加深邃。有真济仙姑宫,幽幽在暗淡里。

  理发,纯属灵机一动,主要原因在于脚累了,想歇息歇息。当然,项上粉丝黑黑地偶尔几株白发超期服役,也是不争的事实。

  20分钟,25元,大妈甚至老奶奶的理发师,看不出年岁,听不懂的闽南话,就这样帮我完成了陋室里的剃头。堪称匪夷所思一桩。

  记得去年九月金秋,兰州五泉山下来,也是夜幕下,一理发小店进入视野,于是在一位大妈级的理发师的剪吹洗刮慢动作里,完成了一次不多见的异乡剪头发。好像还为此发表了网文《金城理发记》,饶有兴致地状写了整个过程和心理反应。

  这一次,估计写不出来了,也不想再文玩自己的小心思了。但是这次有个特别的讯息的确难忘,北京的朋友,从部里打来电话,说起了一件庄重的文本工作,由此多多少少中和了理发的简单无趣,当然也生生地冲击了品读泉州鲤城的散淡悠然味。哈哈哈。

  在花巷八闽地方文献书店。也有故事。特别的惊诧,于陋巷里竟然有这么一处高雅与明亮,纯粹的福建地方文献博物馆!一番认认真真、仔仔细细浏览之后,委实舍不得里面的大量地方志、文史资料,最后却是因为舍不得微信支付宝里的元宝,仅仅拿了一幅地图和一本泉州摩崖石刻碑文而去。不过,加了美女老板的微信,而且真名实姓着,倒是如假包换的真诚。临别,告诉她后会有期,为了那么多方志。

6.西街怀古堂

  一家文物古董宝贝店铺。又探幽十几分钟,几乎一个不落地目睹了堂里的宝贝,不管是横七竖八还是灰尘满目,不管是木石陶铁还是锅碗瓢盆书画笔纸,不管是真假还是美丑。

  估计老板以为终于遇到了真人行家,在即将关张的当儿。对不起,是我的学识羞涩,断送了他一天里的最后一束希望,什么都没有出手,只是做了一次纯粹的看客。

  其实,在狼藉杂乱的古朴真实中,看到了一本河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总书记在正定的书,有很多珍贵的照片,像是人民出版社的领袖作品那种开本格式。前前后后,翻看了多遍,犹豫来犹豫去,最终还是被犹豫给犹豫掉了。主要是扉页上有几行不伦不类的文字,让我心生疑窦,这留字的家伙是不是给老虎或苍蝇了才放弃了如此新鲜的书籍。

  走出有些憋屈的堂门,堂主就立马上起了片片门板。怎么办?是我这分不清中原江南的客人过于吝啬优柔,悄无声息地给您造就了一日里最后的无奈与失望。抱歉抱歉了。

  [2019-1-22初笔于泉州鲤城大酒店,续成于厦门香草园酒店]

责任编辑:张苏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