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

评论

首页 >> 热点 >> 正文

救命药不能总靠“非法代购”来救命

发稿时间:2018-08-15 10:37:00 作者:邓海建 来源: 中国青年网

  人生不是大电影,却远比大银幕更残酷。

  2018年的暑期档神片《我不是药神》的热乎劲儿还没过去,又一起“药神”现实版故事悲情上演——有4年抗癌经历的翟一平没有想到,他会因代购抗癌药失去人身自由。从2016年开始,他帮在QQ群里认识的病友从德国代购抗癌药,一些肝癌晚期的病友因此延续了生命。两年下来,他成为病友群里的顶梁柱,每天都有许多病友发病例请教他。现年46岁的翟一平说,自己并不知道这会触犯法律。2018年7月25日,翟一平因涉嫌销售假药罪被刑拘,现羁押在上海市看守所。

  这是情理法之间的现实主义冲突:于情于理来说,翟一平的代购行为良善而公益,虽赚取少数差价,却保障了患者健康及药品的物美价廉。正因如此,截至2018年8月9日,来自广东、福建、海南、江西等地的病友自发写了163封求情信,希望翟一平能早日出来。其中一封求情信上说:“说得更自私一点,他不出来,我们就得断药。”于法于规而言,翟一平的售药行为又悖逆律条,虽目的正义,却在程序正义上经不起拷问。《药品管理法》第四十八条规定,依照本法必须批准而未经批准生产、进口,或者依照本法必须检验而未经检验即销售的视为假药。换言之,所有没有被国家批准的药,都会被当作红线之下的假药处理。

  买吧,是“假药”;不买,死路一条。患者及家属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都说人命关天,救命是第一位的,可是刚性的法治呢?真正的反思在两个层面:第一,代购救命药入刑与假药的认定标准,是否应该随着经济社会的变化而转身?历史而言,1997年《刑法》依照《药品管理法》的规定定义假药,而当时有效的《药品管理法》所规定的假药并没有包括未经批准或未经检验进口的真药;但2001年修订《药品管理法》后,未经批准或检验进口的药均被认定为假药。2011年,《刑法修正案(八)》删除了“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这一犯罪构成要件,导致销售进口真药也会入刑。但问题是,对于自主自救的国外代购救命药,在医保尚不能全面兜底的现实语境之下,一刀切地以假药名义入刑是否堵死了患者救命的民间通道呢?

  第二,重大疾病的救命药绿色通道恐怕不能再慢悠悠等下去了。既然地球是平的,生命威胁之前、求生欲之下,穷尽一切办法寻找治病良药是人之常情。2018年6月15日,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正式批准PD-1上市。随着《我不是药神》的热播,政府抗癌药零关税、医保谈判等举措也预示了抗癌药降价的可能性。从地方实践来看,江西省人社厅前几日发布消息称,泊沙康唑、曲妥珠单抗等27种涉及重大疾病临床治疗必需、价格昂贵的乙类药品已纳入该省基本医疗保险特殊药品管理范围;北京人社局则表示,9月起包括恶性肿瘤门诊治疗、肾移植术后抗排异治疗等共计125品类药品将纳入门诊特殊疾病用药报销范围。全球性救命药不仅要在国内能自由有序流通,更要高效实惠运转。惟其如此,也就不会出现代购真药被当做假药入刑严惩的尴尬了。

  一部电影,救不了人命。进口救命药“买不起、拖不起、买不到”的顽疾,已经引起了总理的关注,更引发了舆论的热议。翟一平的故事,各地可能还有不少,这种悲情主义违法案例中,纠结了太多制度性反思。法律当然不讲人情,不过,“法不外乎情”,而法律的稳定性也并非意味着律条永不调整。有一点是肯定的:为了更美好的生活、为了健康中国战略,救命药不能总是靠“非法代购”来救命!(邓海建)

责任编辑:武亚姮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加载更多新闻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