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温暖的BaoBao|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校园|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首页>>评论 > 文娱 >>  正文

桐庐偶遇过食节

发稿时间:2022-09-21 16:48: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作者:渠长根

  过食节,早听妻子讲过她的桐庐同事和凤川阿姨的介绍:节日里,家家户户亲朋群集,吃喝热闹。但就是不知道是guo shi是哪两个字、节日具体在哪一天。今天,在富春江三桥边的柴埠村,遇上了!

  本来晨起较早,五点多钟,凉台上俯瞰江面,循规蹈矩每日的景观。不同于昨日的雨浓风大,细雨濛濛、江色暗淡,更看不见了对面梅蓉村、濮家庄微云缥缈、轻浮烟霭的样子,忍不住慨叹:雾失天蓝雨含愁,不离不弃仍入秋;四时更替换四季,船行水去惟桥留。忽然,妻子从外面买菜回来,兴匆匆地说,快去快去,今天过食节,柴埠有庙会。放下无端的思绪,急冲冲下楼去。

  柴埠小区门前,左侧朝江走去的临街路面,已经被五颜六色、多姿多形的雨伞所笼罩,道路上则停满了各种各样的汽车、三轮车、摩托车等。走进去,但见小摊小贩或抬板或落地,间杂交错、左右分列,只留出中间一条毫无规则而又很窄的路面供通行。俨然是一个农贸市场或者交通路口晨夕之际的跳蚤市场,只是热闹的程度倍于平常此地的摆摊设点。

  卖生牛肉、卤肉、酒酿馒头的最多,还有多种多样的面食、水果、蔬菜小摊,连卖花姑娘都摆出了一大片绿植花卉,突突突鸣响着,扎出来大米花、玉米棒、小米糕的老板,依然把机械和车子安扎在最外面,但声音却可以穿过整个人群。最显眼的莫过于生牛肉摊位,总有五六家,都支起架子,大挠钩吊挂着红红的牛肉身,板面上摆放着牛腿、牛头等去皮发白的大骨头,车子上好多种砍、削、剁的刀具,让人不由得想起了屠宰场,而车边地上的大木墩和斧头一样的砍刀,似乎在告诉人们我这里都是新鲜货:生牛肉53元1斤,来吧!最为出乎意料的是,竟然买到了儿少时候才见过吃过的那种熟牛杂,开价40元1斤,而熟牛筋则是45元1斤(大概是,因为没听懂叔叔阿姨的乡音,反正是想吃,就称了起来,然后支付宝)。

  熟牛杂,真的是有些久远的事情了。少年时节,二舅在农闲时常常会进城赶集,也多半都要买一些牛杂回来。差不多每次回来都要在我家停留一下,歇歇脚,喝点水,看望妹子一家,跟大家聊聊天、拉拉家常,而多半也会拿出一些牛杂来,让我们小孩子解解馋。所谓牛杂,大抵就是牛骨剔肉的时候落下来的七零八碎、边角废料,再加上一些牛筋、脆骨等,肉色、白色、黄色、黑色等一般杂混在一起,吃起来没有明显的味道,淡淡的,但都属于“牛肉”的范畴和总概念。吃完了二舅用纸张包起来、摆到桌面上特意给我们的这些牛杂,我和弟弟们兴奋不已,但肯定是更加的不满足。那种渴望和期待,相信二舅和爸妈都看的很清楚。一种巨大的引力被聚焦在了二舅放在堂屋方桌上的破旧包裹里,我们都知道里面还有牛杂,而且刚才二舅就是从这个包裹里取出来的。于是,趁着大人说话的时候,我和两个弟弟就溜进屋里,在二舅的包裹里摸索着,偷偷地抠一下再抠一下,然后迅速躲进里屋,藏在门后或桌子下面,吃着拉扯着比对着。其实,我们也不敢偷窃太多,因为总共也没有多少,而且我们也知道二舅是心疼爱护我们,才专程在家里停下来的……当然长大以后,我们自然醒悟过来,二舅本来就知道我们的小心思小动作。这种记忆特别特别的深刻,以致于后来每每想起、谈起二舅,都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场景和话题。再后来,生活好起来了,这种特别的牛杂安排,反倒没有了。若干年之后的壬寅年,玉米快要收割的时候,二舅走了,跟二舅有关的牛杂的故事,也永远地成了故事。

  过食节,据说是“过食”二字,也有人说是“过时”。各种文字的记载两说均有。也许,说是“过食”,强调的是吃;说是“过时”,强调的是季节时间。但基本内涵都是一致的,大家的理解和行为也都是一样的,关键就是这个“过”字:轮到哪个村庄举办,每家每户的亲戚都要从周围的村庄组团群体而来,在此吃住几天。过几天会轮到另外一个村庄,由该村的亲戚再按同样的方式招待。所谓的“过”,大概就是这种轮流举办、你来我往、相继经过、不断经历的意思,所谓的“食”“时”,主要就是突出要在秋季农闲的时候人们相互走动走动、吃吃喝喝、联络联络。整个节日就是以吃为主啦,在吃的过程中,大家欢声笑语、推杯换盏,加强了联系、增进了感情、传递了信息,相信也一定有新的姻缘被撮合被成就。今天遇到的柴埠早市,大概只是过节的采买环节和准备场景而已,真正“食”的“时”,还在后面呢。

  跟小区的保安聊起,他们都是本地人,又翻阅有关方志,才进一步明白这节日还真的是情意绵绵,且亦载文。在整个桐庐,过食节并不是全县每个地方都办都过,主要还是富春江南岸地区,大致在如今的G25长深高速两侧,包括东西20公里许、南北10公里许的江南镇、凤川街道、城南街道和桐君街道一带,也就是民间常说的“南乡”这个区域。节日也不是一日而是数十日,从农历八月初一开始,一直到十一月二十一为止。目前,桐庐江南有关村镇先后衔接的情况,相沿下来,大概是这样的:农历八月初一石阜,初十柴埠,十五梅蓉;九月十五珠山奚家,十八板桥、外邓家、蒋坞、杜村、枝茂等;九月廿二莲塘,十月初三岩桥,初四窄溪黄家,初八石泉,十一翙岗,十五前村,十八梧村,十九青源,廿一深澳、荻浦、徐畈、环溪、里邓家、西坞等,廿六樟坞、小潘;十一月十五西庄,二十一横山埠。啊哈,原来如此!你大可想象出来,在这方圆二三十公里内,如果有很多亲朋好友,那该有多少吃喝机会、会客时间啊!怪不得岩桥、石阜、深澳等村庄还有那么多大屋老宅、故事盈门,当年过食节一定是热闹非常;也怪不得西坞里、仁智那一带几乎家家都是做酒酿馒头的大师、专业户,需求量肯定比平日里多很多倍,毕竟这酒酿馒头一人一顿只吃一个显然是不够的。

  又说,过食节宋元肇起、明清为盛,文革废弃、今又复兴。千年以降,桐庐江南,生人万千、村聚山居,相传相因、节日愈浓。这种节日,生灵灵养育了一方人,也活泼泼传递了一种思想:亲邻好友相处不远,必须多交流多沟通,既可以及时感知进步发展,也可以增进彼此过好日子的信心,在你来我往中,把祝福传递、把帮衬授受、把亲情友情深化延续。怪不得当初刘基刘伯温乐于隐居翙岗、教人向善,而今又有“洗街”玩法以襄远近客人,估计这也是被吸引了,也是要努力地更加吸引人;也怪不得林则徐林大人过梅蓉盛赞九里洲,时下又有“丰收节”添彩助力,估计他和他们都曾遇到过这样的节日气氛,或者在谁家煮茶食肉论古今,都曾得益于这种走访攀谈、把酒问安。

  伫立柴埠大桥,”诸峰相连层层开,相看江流归大海。不问船家何处去,但等他日偕客来。”这是对于富春江南岸百姓诸家在节日里送别客人场景的联想。“一带一条一丛山,波光粼粼绿满眼。漫步钱塘识旧事,益觉后人恩前贤。”这是徜徉在过食节里,感喟江河久长、人情日暖,感谢不知是哪位乡贤大家发明、启动了这么个秋聚宴会的方法。“远看大奇山,近扶迷雾间。并非沪上景,原来在凤川。”这是说如果没有富春江、没有大奇山等,或许就不会有过食节,早先的时候,阻于山水、疏于交往,人们见一次不易、聚一回很难,才有了在农闲时节大家走走看看、谈谈说说、烹炸吃喝、亲上做亲的节日之举吧。

  ……

  拿着熟牛杂回来,兴奋地跟妻子说起以往的故事和今天的遇见,并表示我要写几段文字。妻子鼓励说:写,是好事,宣传文化、展现桐庐,只可惜我不会写,愧做新桐庐人。我笑着答道:其实你比我更高明,我只会用文字说,你却把平常的生活过成了美文,带着我和孩子们每天都深入待续的美文中。

  桐庐过食节,过来过去,谁说不就是越过越美好呢?!

  (渠长根:浙江理工大学教授)

原标题:桐庐偶遇过食节
责任编辑:张哲宁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