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

评论

首页 >> 中青网评 >> 正文

心安处是看得见且“不迟到”的正义

发稿时间:2019-06-23 16:15:00 作者:邓海建 来源: 中国青年网

  是的,天快要亮了!

  一起“案中案”,疑似揪出16年前“操场埋尸案”的诸般惊悚细节。6月20日,湖南怀化“操场埋尸案”引发强烈关注。据媒体报道,涉案人杜某即湖南新晃人杜少平,曾涉多起纠纷案件,放高利贷,有多处房产。杜少平在放贷收债过程中,曾对借贷人采用非法拘禁等手段“逼债”,借贷人迫于无奈向警方报案。不过,“杜少平尚未认罪,是当时受命于杜少平,帮忙抬邓世平遗体的人招供出来的。”

  真相未明,是非待清。操场挖出的遗骸,暂未认定为16年前失踪的邓世平,而此案重大嫌犯杜少平及其团伙在法律程序上尚未罪刑法定。因此,尊重法治逻辑,我们很难将之直接板上钉钉。不过,好在司法鉴定只是个时间问题,而诸多信息皆从常理常情指向世道人心。更好在,扫黑除恶的滔滔大势之下,怀化市委书记日前回应媒体称,要新官理旧事,要深挖彻查历史遗留大案要案,要务必采取有力有效手段深挖彻查,不管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

  有人说,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这种大快人心的情绪背后,可能氤氲着两种思维:一是可疑的宿命论。历史早就证明,“青天”是靠不住的、命运是很忙碌的,正义和公平,不能寄托在“总要”的概率上。二是笃定的法治论。司法得彰、制度保障,就算作奸犯科侥幸漏网,“迟早”也会被公平正义的法治来清算。那么,今天的这句狠话,究竟是哪种意思表达呢?

  “操场埋尸案”之所以叫人愤懑、叫人不安,除了底线的公序良俗在主导着舆论,更重要的是,它以残蛮凶狠的细节,指向两个现实的司法实践命题:第一,在少数地方的公共治理中,这种人命关天的案件何以掩埋在地底下长达16年之久?第二,官商之间、权钱之间,在精准打击举报人这件事上,是不是依然存在着可疑的“超能合力”?

  跑断了腿、哭瞎了眼、搬离了故土、承受了流言……孩子们莺歌燕舞的操场,自难想象邓家人是如何熬过这腥风血雨的16年。失踪教师邓世平儿子@邓蓝冰在网络发文称,自其父16年前无缘无故失踪,之后一直未找到尸体,他和他的家人为了防止二次迫害也搬离了县城。事到如今,是有必要事后诸葛地问一声:当年死不立案的做法合乎程序正义吗?在邓世平失踪16年这件事上,就没有一丝一毫值得地方司法警惕并介入的线索吗?

  如果以上问题比较难回答,下面这个问题就甚为直白了。记者从当地官方人士处证实,杜少平系新晃一中前校长的亲戚,系新晃县的“名人”,发迹早,涉足休闲娱乐、客运等多个行业。曾在新晃县工作过的新晃籍官员介绍称,杜少平是个“恶”人,招募了一群“小弟”,只要能挣钱,高利贷、涉黄都敢搞。既然如此,在这一轮扫黑除恶之前,疑似斑斑劣迹的杜少平何以逍遥在地方治理的肌肉和牙齿之下呢?不查没问题,一查漫天黑历史——如果说这样的恶例背后没有“关系网”和“保护伞”,大概就必然对应着监管执法的疑似失职渎职了。

  从这个意义上说,“操场埋尸案”也许只是一根藤蔓,而顺藤摸瓜地检阅所有关联部门的作为,显然是比就案论案更重要的事。乐观主义说,正义也许会迟到,但不会不到。不过,在全面法治的今天,正义恐怕不能不到、还不能太迟到。迟到16年的正义,某种意义上也是“非正义”。何况,失踪教师邓世平的身上还烙印着“实名举报”的标签。他的命运,关乎更多实名举报人对切身安危的现实考量。

  “操场埋尸案”虽事发16年前,但依然骇人听闻、令人发指。最叫人意难平的是:若没有这场扫黑除恶的运动,操场下的累累白骨还有沉冤得雪的一天吗?是该一查到底、罪得其咎了,毕竟,只有看得见且“不迟到”的正义,才能让人感受到法治的善与暖、才能真正让守法者心安。(邓海建)

责任编辑:王凤标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