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

评论

首页 >> 中青网评 >> 正文

“纸糊”的法定假该“强筋健骨”了!

发稿时间:2019-06-11 10:08:00 作者:邓海建 来源: 中国青年网

  “有些假期不知道,即便知道也难休”——这大概是当下不少群众休息休假权的精准画像。

  工作10多年没休过探亲假、不知“独生子女护理假”为何物、女职工“痛经假”“哺乳假”不好意思休……新华社记者近期调查发现,一些有政策明文规定的假期,在实际中因为执行难而“躺在抽屉里”。原本充满“温情与关怀”的假期,不少正沦为“纸上福利”。

  斗智斗勇了这么多年,大家都明白了一个基本道理:休息休假权的落实,说到底属于劳资博弈的范畴。如果劳资关系略有失衡,员工话语权无人撑腰,别说法定假期、就是超额加班也是正常。

  诸多法定假期成为纸上画饼,或者成为节假日的口水议题,说到底,倒不是员工自觉拒绝休假,而是权衡利弊之后的次坏选择:与其跟老板去鸡蛋碰石头,倒不如忍一时风平浪静,起码不会有饭碗之忧。有关休假难的说法很多,专业分析头头是道:比如实施细则不明确,配套政策存空白;又比如适用范围有限制,想休“隔着一道墙”;再比如请假程序太复杂,相关规定待优化;更比如企业用工有成本,执行规定无动力……

  千言万语一句话:都没当真,还咋执行?

  坦白说有关纸糊的法定假的话题,于当下来说,它的现实意义恐怕就在两个方面:一则,越是就业压力山大,休息休假权越容易满目疮痍。因为某种意义上说,休假对企业意味着“割肉”,单位有一万个理由消极应对。2019年的稳就业站上了宏调政策的C位,这意味着员工“保饭碗”的敏感指数可能更为飙升。岗位都稀缺,“还要啥自行车呢”?

  二则,过劳的阴影始终笼罩在产业工人头顶。这当然不只是“中国式烦恼”。今年5月27日,世界卫生组织首次将“过劳”纳入最新修订版《国际疾病分类》,正式承认它是一种慢性病。社会精英壮年猝死的故事就不再赘述了,最近引发大家点赞的,是云南的做法:云南省委组织部要求部领导带头休假,处室每年休假人数不少于80%,力争做到全员休假。2019年是基层减负年,减负就是要休息。领导干部能好好休假,市民群众当然也不能整日像个陀螺。从这个意义上说,“强制休假”不妨由劳动监察部门向全国推广普及。这才是真正的及时雨。

  文武之道,一张一弛。再好的汽车,也得去4S点维保。人的身体如果是机器,恐怕超负荷后也会出问题。这些道理,我们都懂。纸糊的法定假不仅让法治很没面子,也让产业工人的身体素质丢了里子。要解决这个问题,眼下来看,专家布道或者文以化人恐怕没什么立竿见影的效果,最关键的,还是休息休假权监督落地的执行力——像考核GDP一样考核地方休息休假权的落实情况、像环保治污攻坚战一样监督企事业单位休息休假权的执行情况,督察组下来走走、监察委出去转转,法定假还是有机会让天下劳动者俱欢颜的!(邓海建)

责任编辑:杨丽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