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

评论

首页 >> 中青网评 >> 正文

“基层减负年”能捎上基层教师吗?

发稿时间:2019-04-16 09:35:00 作者:邓海建 来源: 中国青年网

(网络图)

  这个问题的答案,说起来其实挺心酸的。填不完的表格、写不完的心得、五花八门的比赛或活动、各式各样的评比或检查……眼下,在一些地方一拨拨袭来的非教学任务让不少教师身累、心更累,以至于有教师感慨,“都快没时间教书了。”

  这话的背后,警醒着一种迁延已久的病症:非教学任务过重,案牍劳形过沉。

  教师的此番由来已久的忙,说白了,不过是形式主义乱折腾。在2019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出,教育部将专门出台中小学教师“减负”政策,2019年要把为教师“减负”工作作为一件大事来抓——要把时间和精力还给教师,让他们静下心来研究教学、备课充电、提高专业化水平。

  中小学生要减负,基层教师也要减负。

  有些负担,在教学任务之外,已经到了匪夷所思且“人神共愤”的地步。不妨以案说法吧:来自广东省雷州市某乡村小学的85后教师柯宁统计了一下上学期上交的工作文档,达320多项内容。其中,包括禁毒知识竞赛、“扫黑除恶”线索摸排、各种投票任务、安全感满意度调查、网络学习培训和考试、安全生产情况汇报、非法集资线索汇报、周边环境安全调查和巡查、交通安全宣传、防台风宣传等。如果光看这几百页的材料,外人怕是要以为这是街道干部的“责任田”,也难怪一线教师被戏称为“表叔”“表哥”。公共治理随意往基层教师工作任务中甩活儿,这种司空见惯的做派,由来已久而难以禁绝。

  严格来说,这不是难以禁绝,这是压根儿就没想禁绝。

  这背后有两重基本的逻辑:一是误以为基层教师都很清闲。殊不知今日的老师,远不如历史上的教师自由洒脱,“公开课”“推门课”“优质课”“交流课”“家长开放课”“网上研讨课”,光是这些听课、磨课与研课活动,就能让人累得够呛,更不要说还兼任班主任工作的;二是什么部门都可以往校园里扔任务。一些地方财政可以肆意克扣薪资,一些地方部门可以任性摊派工作——拆迁谈不下来的,找老师;社会治理有麻烦的,请老师;检查评比争面子的,逼老师。分数是要排名的,任务是要压迫的,材料越多的学校,似乎越能在资源配置上享有VIP的待遇。正因如此,不写材料的校领导们往往是愉快悦纳又乐此不疲,只是苦了申诉无门的基层教师疲于奔命。

  乱象背后,规矩不彰。教师负担之重,说到底,是因为责权利关系的错位与悖谬。

  一是学校凭什么对各种任务“来者不拒”?学校管理层脱离教学岗位或享有豁免权,这是基础教师几近“过劳”的直接原因。任务布置下去,反正累死累活是一线教师。想请问的是,比如“320多项内容”的文字材料,校长先生们也是如此这般去完工的吗?二是教育主管部门对于教师责任有着“无限”界定?想一出是一出,想干嘛就发文,什么是职业范围内的、什么是义务范畴外的,教师一年的教学任务和非教学任务定量多少,完全没个数,一点都没谱——结果呢,各地冷热不均,基层教师负担呈现出分裂严重的状况。没有规矩,难成方圆。教师负担的“国标”是什么?这个问题,是教师职业专业化的题中之意,必须——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

  近年来,中央一再强调指出,要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要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假如我们的基层教师都陷入此番疲惫不堪的非教学任务,那又从何谈起去培养未来的真正的建设者和接班人?往大了说,此等关乎国家和民族发展的战略目标和任务,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出现任何问题的!

  《礼记》云:“建国君民,教学为先。”基层教师是国之大计的主力军,总不能让他们累倒在非教学任务的奇葩要求里、而不是兢兢业业在立德树人的征程之上。基层教师没法坐在材料堆上哭诉维权,但不代表他们的委屈上不了“热搜榜”。既然2019年是“基层减负年”,大概千千万万中国基层人民教师也想问一句:减负的顺风车,能捎上被各种任务折腾得敢怒不敢言的基层教师吗?(中国青年网特约评论员 邓海建)

责任编辑:王凤标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