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

评论

首页 >> 中青网评 >> 正文

【40年记忆】一个村庄的“40年教育改变命运史”

发稿时间:2018-09-08 10:33:00 作者:程振伟 来源: 中国青年网

图为1978年春,北京大学迎来恢复高考后录取的第一批新生。新华社资料图

  我是1979年生,差不多与改革开放同龄。你若问我改革开放如何改变中国人的生活,那真是问对人了,因为我的人生轨迹与改变开放同步。在我看来,改革开放给中国教育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和我的身边人都是受益人。这些年我常回安徽农村老家,真实地见证了村庄中的教育变迁。

  我的老家是安徽省六安市独山镇源潭湾村,典型的大别山小山村。我爸妈务农,爷爷是退休小学教师。小时候,爷爷对我说,他对我最大的期望是考上中师,当个小学教师,加上我的叔叔也是教师,我们家就可以得个“教师世家”的荣誉证书了。“这可不得了,相当于书香门第的认证啊。”爷爷充满期待。

  上个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中期,考上中师可不容易。就我所知,我们家族几百口人,只有一个比我大2岁的堂哥考上了中师,一个比我大8岁的堂哥考上了大学。为了爷爷和我共同的梦想,我学习很用功,成绩也一直很不错,1994年,我中考与中师失之交臂,但考上了县城二中。爷爷不无失望,再后来我考上了重点大学,成为家族第一个到外省读大学的后生,爷爷很是欢喜。

  我个人的学习奋斗史,只是家族和村庄“教育改变命运史”的缩影。说实话,80年代,读书改变命运还是相对困难的。我记得小学毕业,要考试通过才能上初中,5年级100多人,考上初中的也就20来个,考不上的学生大多回家干活。初中毕业又要中考,这时的竞争更加激烈,在农村也就30%的学生能上高中,剩下的人大多出去打工了。现在看来,当时不能升学的学生里,有些天赋还是不错的,但当时经济条件落后,国家教育资源相对匮乏,只能优中择优,保障一部分人的教育。可相比之前,这已经是极大的进步了,社会变得尊重知识,也懂得努力用知识改变命运。在我们村,大学生可谓凤毛麟角,所以当时每次回家,村里人都会说“秀才回家了”“大学生回来了”,父母不无自豪,亲友也不无羡慕。

  到上世纪末,高校开始扩招,每次回村,总会听到“谁家孩子考上大学了”“谁家孩子出国留学了”这样的消息,村里的大学生越来越多。事实上,高等教育的扩招也有倒逼效应,升大学的路径越拓越宽,能到市区读重点高中的村里孩子也越来越多了,农村孩子的希望也就越来越大。

  教育给村庄带来的变化是最明显的。一般来说,早些年家里出了大学生的家庭,到后期家庭经济都会有所改善。一个是父母不用花钱给孩子盖新房,一个是子女找到工作后能在经济上反哺父母。这也是教育改变命运的生动诠释。

  进入新世纪,教育越来越普惠,我国教育进入量变到质变发展阶段。村里的学生很少再担心升学问题,更关注的是上哪所学校,“拼学校”“拼名师”的观念也开始渗透到村里。这些年,我读书的小学初中都不在了,村里的很多人搬到了镇上或市区,愿意花更多的钱把孩子送到市区学校读书。随着国家教育质量的提升,家长们有了更多选择,也有条件为孩子储备更好的未来。

  这些年过年回家,乡村公路是越修越宽,但村子里总赶不上堵车的步伐。在外地工作的年轻人开车回家了,在附近镇上县城买房定居的人开车回家了。大家生活提高了,因素很多,可我认为教育在其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不管是读书上大学改变命运的,还是没考上大学去学手艺做生意的,读书掌握知识文化都是不可或缺的,大家嘴上不说,可心里明白着呢,所以村里人都在培养子女读书上一点也不含糊。

  现在很多人都在说“教育焦虑”,但我想这说的其实是“对更高质量的教育日益增长的需求”。改革开放四十年,教育改变了一个民族的命运,让这个民族智慧起来、富裕起来了。我和我村庄的故事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大家对孩子教育心照不宣的认可,其实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最大的成就之一。感谢祖国,也感谢改革开放,因为我们正得益其功。(中国青年网特约评论员 程振伟)

责任编辑:杨丽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加载更多新闻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