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首页>>评论 > 今日话题 >>  正文

廉价救命药濒危之殇罪责在谁?

发稿时间:2015-09-16 14:02: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日前,浙江一出生不到8个月的婴儿因患上婴儿痉挛症,进入浙江省儿童保健院治疗。医生说,用注射用促皮质素(市价仅7.8元)是最有效的治疗措施,但医院没药,很多都是病人自己想办法买药。打电话向多家医院询问无果后,孩子母亲周女士8月15日将求助信息发到了微信朋友圈。看到信息后,武汉协和医院心外科医生也投入帮忙大军,可经过多方寻找后竟发现武汉也基本无药……所幸最终有热心人指点联系厂家找到了药品挽救了生命,可怜的小宝宝就这样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廉价救命药“踏破铁鞋无觅处”,这样的消息被曝出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了。不止注射用促皮质素(ACTH),“鱼精蛋白”、在心脏手术中用来控制血管痉挛的“罂粟碱”等,都曾在微信朋友圈上演过“求药接力”的惊心动魄。

  物以稀为贵,何况缺的还是救命药,这就导致了有些人的趁火打劫。比如ACTH,正常市场价仅7块8(有价无市),黑市上的价格却让人咋舌:在一个有关婴儿痉挛症的QQ群里,一盒ACTH被炒到了4000元,相当于正常价格的500多倍。“鱼精蛋白”、“罂粟碱”的情况的大抵相同。

  不止如此,据调查显示,2011年在基层医疗机构,国家和地方增补的基本药物一般有500多种,而医院廉价药缺口已高达342种。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中国医药企业家协会会长于明德曾公开表示,廉价药品正以每年几十种的速度消失。

  几块钱的婴儿痉挛症药品注射用促皮质素(ACTH),在黑市竟被炒到几千块钱。训练有素的经济学家一听这消息,下意识反应是:价格管制。事实确实如此。以ACTH为例,它不仅是治疗婴儿痉挛症的良药,同时广泛用于支气管哮喘、严重皮炎、关节炎等疾病,很早就被列入基本药物目录,而这种药物的价格就长期被管制在7.8元,直到今年6月政府才对绝大多数药品取消管制。

  政府本意是为了“让穷人用得起药”,却没成想让民众陷入无药可用干着急的尴尬境地:对厂商和经销商来说,ACTH一盒只卖7.8元,利润只有2%,再加上需求量很少,很多厂商不愿意生产,分销商也不愿意备货。在药品价格管制的情况下,药厂生产这类药物长期亏本或者至少不赚钱。对医院来说,这些廉价药本身不是常用药,不像伤风感冒,小医院可能一年都难得用得上一回,准备多了,自己受罪。而且在传统医药模式下,以药养医逼着医院去“只选贵的,不选对的”,医院更倾向于选择进贵的替代药而不是便宜药。

  制药厂商、分销商以及医院都在价格管制的大背景下做出了符合自身利益的“理性选择”,最终却让消费者买了单。

  今年6月1日起,政府取消了对绝大多数药品的价格管制,正是认识到药品价格管制带来的负面影响。重拾市场无形的手,让市场重新发挥它在药品资源分配领域的基础地位。常用的廉价药,该提价的要提价,该贴补的要贴补。价格是一束灵巧的信号,它既是供给和需求的信号灯,同时是一柄包含刻度的标尺,其背后信息十分复杂,指示起来却非常简单,即企业只需盯住价格就可以,价格上涨就增产,价格下降就减产。价格的手段通过价值规律起到作用,假以时日,大体上应该能满足市场需求,并且随着竞争的深入开展,市场也会趋向完善。

  在放开药品价格管制,重新确定市场调节基础地位的同时,还要防止市场失灵局面的出现,做好行政化保障工作。类似ACTH这种非常用药品,国家层面、省级网络要有基本储备。在市场失灵的地方,行政之手就应该发挥作用。药企积极性不高,医院需求量不足,患者也不是很多,这类药品没法子靠市场来调节,只有医保层面的兜底配置制度,能为少数患者解决后顾之忧。稀缺廉价药协调流动机制,应该纳入公共医疗服务的基本网络。

  市场在药品生产分配中要起基础性作用,同时行政调节也要发挥好起保障、辅助作用。

(观点来源:新闻晨报、凤凰网、中国青年网、新华网、环球网)

责任编辑:李晓伟
 
版权声明: 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词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