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几步赤龙山

发稿时间:2017-12-19 13:25: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江南多名士,水边更名山。这是积久以来的一般认识。政治脱北,文化南移,骚人纷纭,墨客辈出。于是乎,江南便成了宋代以后中国文化的核心区域,一直到大清国甚至民国,都没有根本的改变。至于水绕山行,山形水韵,尽管是大江南北共性更高的景致,在江南,那水,始终离不开山的缠绕与呵护,北方沃野千里任驰骋,那水,却常常是自由得欢腾而下。

  在浙南台州,又有这样的一爿山水。水,叫椒江,听起来要么辣辣的,要么婀娜羞涩的,其实都不是。山,叫赤龙山,小小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彼此依偎着、深情着,在台州城区的一方土地上,着实有些娇羞。

  金秋十月的一个晨曦里,从同学的盛情晚宴中醒来,走出宾馆的大门,沿着围墙,来到客房推窗可视的一丛树木。它们,差不多刚刚高出宾馆的楼房。原来,是一座小山上的丛林绿色。

  挨着绿色,山脚下第一个建筑,惠安寺。安静着,与山连成了一体,看不出哪里是山,何处是庙。

  清晨,还没有香客进来,山门却已打开。慢慢地踱进去,不闻钟磬,不见香火,甚至不见早课的僧人。没有人惊扰,也不打扰别人,我喜欢这样一个人的静穆和自由。大雄宝殿,可是恢弘,让你想不到在这么一个不起眼的所在,佛的威灵和尊崇,也在滋润着附近善男信女的温馨、安稳。三进的院落,不算大,依然坚守着中国传统的四合院格局。没有钟鼓楼,天王殿甚至隔着山门,就可以看到路边的汽车悠悠地开过去。寺院的门前就是一条街,康平路,喧嚣可以随时穿透并不高的围墙和山门。因此,对于庙里静修的僧人和前来默祝的人们而言,也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挑战。

  惠安寺的额名,看不出出自哪位邑人乡绅,端庄着,传统的宋体,鎏金。注视着,忽然幻化出一个画面:一位花白胡须的老人,白色衣衫,飘飘欲仙,摊开纸砚,并非一挥而就,不紧不慢地流出了这三个字来。然后,找来几位青帅的男子,抬过来,在僧人的指点下,悬挂到如今的门楣上。

  山门与天王殿之间,有一处空地,矗立着乐施积玉亭,白色的,其实就是一尊微型的塔,估计是上香献蜡供焚烧的专用炉膛。它与后来看到的院外的积德福寿亭(界牌村祠堂门前),分墙内外西东并立,可谓“惠安双亭”,简简单单着,增添了庙祠的景色。

  惠安,普惠安康之意。没有人可请教,也没有说明可看,但凭顾名思义而已。是吗?如果这种理解是对的,那么再大胆地想开去,像上海的静安寺,绍兴的普安寺,常州的天宁寺,还有重名率很高,遍及南北西东的普安寺、广安寺、广宁寺、保安寺、众安寺、慈安寺、惠宁寺等等,是不是也可以理解为人们对于安泰康宁的向往和追慕?期待神灵护佑,保一方平安;告诫人们自律,创一地和谐。佛教经常叮嘱人们: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其实,这与儒道所倡导的祛恶趋善、睦邻友好、兄友弟恭、父慈子孝又有何不同呢?异曲同工而已。一起造就安宁,更多人的安和康宁,才是人生最有意义的生活;彼此友善着,谐和着,人间便充满阳光,这才是大爱。

  寺庙的右后面,有一个戏台。这一点委实有些意外。戏台,是俗世里人们的喜乐场所,何以迁入寺庙?高大的抱柱上,对联一副,简朴,并不见多深的文字功底,无论字词还是书写。但是,它既谐又庄,润物无声,化人如雨:手捧金元宝你也要他也要给谁,东方朔献桃老一个少一个都有。言外之意,对于财富,以至对于美好的向往,任谁都有,也都应该,原本无可厚非。但是上苍是公平的,无论老少贤愚,只要你愿意去奉献去创造去劳动去耕耘,否则,争抢无益。

  穿过后庭的角门,可以直接上山。说是山,其实真的不高,充其量百余米。山路是一级一级的石台阶,两边却是往生人的家园,一个个石土冢,或者墓碑,与山下的现世生人共一顶苍穹,同一片阳光。不时有三五成群的人们走下山来,提着篮子,里面似乎有黄色的纸张等,也有中老年女性,斜挎着黄色或红色的布衣袋,聊着天,并不在意两边的坟茔等。想必都是附近的村社之人吧。因此,可以进一步确信,这一方城市,不久之前还是乡村,也许山下、宾馆旁边的康平社区就是由此城镇化的居住区。

  到了山顶,是一处既是宗祠又是寺庙道观的所在。杨府庙,也叫赤龙庙,估计就是这座小山的来由。赤龙庙,不算宽大宏阔,甚至还不如刚才的惠安寺,估计主要是因为山顶台面有限所致。庙门是敞开着的,四柱五门,中间两对抱柱的联语最是醒目:宋室名臣三代功勋为国千秋,杨家父子一门义烈流芳百世;赤胆忠心万古勋名垂竹帛,满门父子千秋义勇壮山河。横批:神威显赤。

  杨府庙,在江南尤其是浙南温州台州一带,福建北部和台湾地区,也比较普遍。初来温台,见遍地大小各异的杨府庙或杨府君庙等杂处山间街肆。后来,见得多了,尤其是认真审读所遇各地庙里的联语等文字,慢慢悟得:其实,这更多是表达了江南人民对于大义担当于国家危难之际的民族英雄和家国情怀浓厚的豪杰之士的敬佩和景仰罢了。人们都乐于把杨府君视为自己的先辈,一来出示、彰显本地的英雄崇拜,二来祈祷往古英雄、圣灵前人继续护持本地安康泰宁。

  赤龙庙的旁边,还有更小一点的赤龙道观、玄帝庙。如此一来,一座小山,不仅名不见经传,而且小得不能再小了,却同时汇聚了四处关于赤龙的纪念崇祀场所,不得不说,当地的人们,够虔诚,够勇毅,够自信!

  ……

  走下山来,回到宾馆,早餐已是高峰期,还有好几个未接来电呢。赤龙山独行,又让老同学着急接下来的行程了。

  (渠长根 浙江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

责任编辑:杨丽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返回首页>>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