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

评论

首页 >> 中青网评 >> 正文

请严查村医集体请辞之因!

发稿时间:2019-07-09 11:29:00 作者:邓海建 来源: 中国青年网

  中国自古便有“不为良相、即为良医”之说,只是,基层村医的生存状态却未必如此潇洒而诗意。

  近日,河南省通许县朱砂镇36名村医的集体辞职信引发关注。辞职信称,“工资发放不到位,上级层层克扣,现在我们村医已经生活不能自理。”7月8日,有媒体报道了通许县政府的情况通报。通报称,村医所反映的“新农合要扣30%的报账款,5%的保证金”“基本药物价格成倍加价”“村医工作不堪重负”等问题不存在;但承认了“拨付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补助等资金方面存在延迟”。

  36位村医集体请辞——这显然是触发舆情的“行为艺术”,只是,不到万不得已,质朴如斯的村医何苦拿饭碗作秀?

  眼下看似是个困局:村医的说法是,已经面临着生活无法自理的困境,但地方部门却认定问题不存在、情况不属实。孰是孰非,云里雾里。但值得说道的是,继河南省通许县政府发布“关于网传朱砂镇36位村医集体辞职及有关情况的通报”后,该县大岗李乡28名乡村医生集体辞职报告又被曝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究竟是这些村医们集体“癔症”、还是有关部门刻意隐瞒呢?

  是非无法自证,真相越辩越明。

  一个轻飘飘的不存在和不属实,显然难以打消公众的疑虑。所谓“拨款被层层克扣”等性质严重的悬疑,还得上级部门调研论证。道理很简单,这世间的纠葛与矛盾,除了“存在”和“不存在”两种状态之外,还有万千可能的“不同程度存在”之概率。就拿问题最轻的“村医工作不堪重负”等情况来说,地方政府也一律强调“问题不存在”,恐怕未必能叫人真心信服。

  好在,这份情况通报文学化地承认了一个现实:“2019年上半年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补助、基本药物补助等资金,县委、县政府责成财政、卫健、医保等部门7月20日前拨付到位。”这句话给人很大的想象空间,比如这些资金项目究竟是部分账目没有结清、还是压根儿半年过去就没给一分?如若是后种情况,这就不是“延迟”,也就不要怪村医们快要“揭竿而起”了。

  数字是最好的说理,证据是最好的逻辑。整整6个月过去,村医们究竟拿了多少钱、地方财政送了几分暖,各自把开支与收入拿出来晒晒就一目了然。

  一个法治社会,首先讲究程序正义的基本逻辑。村医该拿多少钱是一回事,说了给又变相克扣或拖延是另一回事。而后者,更指向公共治理的秩序与本心。在36位村医集体请辞事件上,地方部门的通报也许是事实,但此语焉不详的通报,可能还要附加情况说明。当然,上级主管及纪检监察部门更要顺藤摸瓜,起码要把36位村医集体请辞的报告视为“实名举报信”。

  村医之重,责任重如泰山;村医之轻,权益轻如鸿毛。目前,我国乡村医生从业人数超过140万,分布在全国3.7万个乡镇卫生院和65万个乡卫生室。村医肩负着我国6.7亿农村居民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以及常见病、多发病的初级诊治等基本医疗服务。尤其在留守儿童和老人为主的边远农村,他们的春夏秋冬,是健康中国战略的底线,是民生冷暖日子的关键。小村庄里的村医诊所和大城市里的三甲医院一样该得到重视与关注。于此而言,36位村医集体请辞,请严查背后之因、须严惩怠惰之责。(邓海建)

责任编辑:杨丽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