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报社前的鸣冤让谁蒙羞

李而亮

发稿时间:2014-09-21 07:05:00 来源:中国青年网

  继今年7月26日江苏泗洪县7个访民到中国青年报门前喝农药自杀后,9月19日,又有3名访民到北京青年报门前喝农药。据笔者向北青报职工求证,喝药者为一老太太带领儿子和儿媳,来自安徽芜湖,当场喝下的是敌敌畏。由于报社保卫人员施救及时,生命目前应无大碍。

  仅两个多月时间,就有来自京外的访民采取同样的方式鸣冤,令人震惊。这次到北青报喝农药的访民是一家两代人,以这样极端的方式来制造“事件”,不管最后真相如何,这个家庭的悲剧已经注定了。  

  中青报门前喝药的访民,事后有关部门重新核查证实,访民对征地拆迁补偿不公的申诉,历时5年得不到解决,期间5次被抓挨打,多次蹲过黑监牢,无路可走之下只好铤而走险。最后,泗洪县从县委书记到有关责任者14人受到了处理,而7个未服毒访民也因“寻衅滋事”被公安部门刑事拘留。官员与访民,落了个“双输”。

  这次安徽访民跑到北青报门前喝药,是否受到江苏访民的“启发”,目前还不清楚。由此引发人们思索的是,访民开始用一种极端方式,到新闻媒体门前喝药自杀,到底是想寻求问题的解决?还是要引发轰动效应,死也不放过那些给自己制造冤情的人?如果是后者,那情形就太可怕了。  

  到新闻单位反映问题,鸣冤喊屈,这也是带有鲜明中国特色的现象,但非今日始。此类情况最多最集中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上中期,那时“文革”刚结束不久,在拨乱反正的大潮中,多年的冤假错案亟待甄别昭雪,大批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人需要鸣冤申诉,他们除了向直接负责有关案件的部门投诉外,很重要的一个渠道就是借助党报去反映。那段时间里,笔者正好在某大报群众工作部工作,专门从事群众来信来访,见证了媒体承担党委政府信访工作的特殊时刻。那时候,报社信访室每天挤满了上访者,每天的来信更是高达上万件,光拆信封就需要十几个人。最严重者,还发生过在报社门前自焚的恶性事件。

  以后,随着拨乱反正的结束和各级政府信访部门的建立,伴随着国家法治建设步伐的加快,到报社去的访民和申诉信越来越少。到2007年,以人民日报群工部的撤销为标志,新闻媒体终于告别了充当“第二信访部”的角色。

  没想刚过去才几年,访民们又“回”报社来了。而这次来不是找信访室,因为已经没有信访室;不是找“读者来信版”,因为已经没有这样的版面,却是选择直接喝农药后躺在报社门口。这样的极端行为,可以指责为“威胁”、“恫吓”或者“示威”,但必需看到公众权利受损后正常申诉途径的不畅通。

  很有意味的是,两次访民喝农药都选择了“青”字头的报社。要论行政级别、权威性、影响力,这两家报纸不如传统的大报;要说能造成的轰动效应,也不如声名显赫的电视台。如果说,连来自最基层的访民要想在北京搞些“大动作”,都不去我们印象中影响力最大的媒体,那是否说明他们心目中对哪些媒体离群众近一些,对老百姓的疾苦更关心一些,平日报道更敢为民说话一些,已经有了比较清晰的分辨。如是这样,许多当年高举“铁肩担道义”旗帜,寄托着群众无限厚望的媒体,该有所反思了。

  更具意味的是,即便是喝药自杀,访民也不再到政府大院、信访部门。这其中可能有两种情况:一是政府门口岗哨林立,戒备森严,不好“下手”;二是对政府部门已经完全失去了信任。俗话说“哀莫大于心死”。政府专门设立的信访部门,本来就是用纳税人钱供养,专门接待、听取、反映群众疾苦问题冤屈的专设机构,理应成为群众的贴心人、代言者,可在现实中恰恰相反,不少信访部门已经成为访民的伤心地、绝望地。如果群众连死都希望离我们远点,那真该叫无地自容、羞愧难当了。(中国青年网特约评论员 李而亮)

责任编辑:王秀丽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